新常态下我国矿业如何走出困境

时间:2015-12-25 11:44:00 信息来源: 作者: 打印】【关闭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专题研究我国能源安全战略时指出,尽管我国能源发展取得了巨大成绩,但也面临着能源需求压力巨大、能源供给制约较多、能源生产和消费对生态环境损害严重等挑战。他同时强调,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必须从国家发展和安全的战略高度,找到顺应能源大势之道。

    能源是矿产资源的组成部分。能源安全是矿产资源安全的重要内容。因此,习总书记关于我国能源安全战略的重要论述,同样适用于矿产资源,适用于矿业发展。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矿产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承受力脆弱,已成为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矛盾、人民生活质量提高的重大障碍、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大隐患。

    作为仍处于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的发展中国家,在当前我国矿业陷入低迷、众多企业陷入困境、不少人士唱衰矿业的情况下,我们到底应当怎么看待当前的矿业形势及其未来?如何在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的大背景下,妥善处理好矿业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的关系,在矿业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找到平衡,实现双赢,并找到我国矿业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的路径?这些都是业界普遍关注的问题,也是实践中亟待也必须破解的难题。

    从今日起,本报在深度观察版分四次刊发本报记者采写的长篇新闻分析,试图就上述问题进行一些探索,并由此而引发讨论,以求抛砖引玉。敬请读者关注。

    找到根源,方能“对症下药”,进而对问题的解决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本期,请跟随文章首先从寻找问题的原因入手,透过行业发展的表象探索当前矿业市场总体低迷不振的缘由。

    寒冬又至,市场萎靡事出何因?

    ——关于新常态下我国矿业走出困境路径选择的思考之一

    此时的北方已经进入了严冬季节,那些积久不化的残雪,预示着另一场暴风雪可能随时从天而降。而曾经一度高歌猛进的中国矿业,当下也同样进入了难熬的“寒冬”。

    哀声一片,矿业市场总体低迷

    针对目前的矿业形势,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日前在京组织召开了一次座谈会。与会专家认为,全球矿业仍处于下行通道,主要矿产品需求疲软,过剩产能还在持续释放,价格继续走低,预计未来两年全球矿业发展仍是寒冬期,全面复苏还需时日。

    我国主要矿产资源需求也正由全面高速增长向中低速差异增长转变,资源需求结构正在发生显著变化,供应方式也将发生重要变化,资源利用的空间结构发生转移。目前,约有2/3的矿山都出现了亏损,矿业发展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在能源矿产方面,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12月3日召开的2016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表示,2015年前10个月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实现利润同比下降62%,国有煤炭企业整体由去年盈利300亿元转为亏损223亿元。此外,煤炭企业应收账款还在增加,融资难度加大,资金运转紧张,减发欠发工资和欠缴社会保险情况上升,行业下行压力仍然较大。煤炭行业的困境,从煤价上就能看出端倪。据了解,目前秦皇岛港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在370元/吨,比年初下降了155元/吨,已经跌回了2004年年末的水平。如果将运费上调的因素考虑在内,实际煤价下跌的更多。

    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统计,由于产能过剩、需求疲弱、存煤量高企、进口煤冲击、价格持续低迷,2014年以来,煤炭行业效益大幅下降。目前全国有8个省区煤炭全行业亏损,70%的煤炭企业出现减发工资,30%的煤炭企业出现欠发工资现象,工资下降幅度超过30%的煤炭企业不在少数。

    而根据目前的市场状况分析,煤炭行业这种低迷的状态在短期内还将持续。今后一段时期,煤炭需求也很难有大幅增长,煤炭消费零增长或者低速增长将成为常态。

    再看有色金属行业。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今年1~10月,国内铜、铝、铅、锌价格比2011年分别下跌了36.8%、25.9%、20.3%和10.2%。在需求疲软等多重利空的共振下,国有骨干企业经营困难,2015年前三季度行业整体业绩增速由正转负,第三季度单季度行业整体亏损。

    在钢铁方面,市场需求疲软,企业生存压力增大;预计未来铁矿石需求强度持续减弱,供过于求的趋势短期内不会改观。

    贵金属市场也出现了急剧下跌的行情。数据显示,我国黄金市场在经历了十年的牛市之后,如今也已走在熊市的通道上。2015年第一季度,我国黄金珠宝需求总量为213.2吨,同比下降了10%,成为本季度需求下降幅度最大的国家。此外,上半年钻石原石销售额同比下降21%;白银价格在每克3元人民币左右;铂金的行情也不乐观。

    另据国土资源部新近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15)》,我国2014年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落10.2个百分点,为12年以来最低值。今年上半年,采矿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同比由正转负,下降7.7%。其中,除煤炭业持续低迷外,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下降6.5%;黑色金属矿采选业下降12.8%;有色金属矿采选业下降5.7%。

    目前,产能过剩的影响还在传导,结构调整的阵痛还在扩散;由于市场的持续低迷,业内一种悲观的情绪正在蔓延。在可预见的短期内,这种态势难有改观,矿业经济正步入深度调整期。

    望闻问切,病因国际国内各表

    我国目前矿业出现的行情急剧下跌与市场不景气的情况,直接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受全球经济形势复苏整体乏力的大气候及国内经济进入新常态的影响;二是我国矿业行业本身存在的问题所致。

    从世界经济形势来看,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从总体看,一直未能从经济衰退中摆脱出来,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停滞不前,复苏乏力。2015年的经济增长幅度虽然较2014年略有提升,但未现强劲的需求增长。更为严峻的是,新兴经济体也已走过发展周期的高点,在过去几年中,这些经济体结构性矛盾凸显,分化现象较为明显。在海外需求不振、资本流入逆转的背景下,经济增长乏力,增速快速反弹,90%的国家经济都在减速。

    受上述因素的影响,近两年的全球矿业形势一直延续了2011年以来的下行态势。今年,矿业形势依然未见好转趋势,仍笼罩在寒流之中,维持着“筑底优化调整”的态势。总的来看,国际大宗矿产品价格难觅回升动力支撑,矿业格局继续深度调整,复苏艰难。全球矿产品需求还将继续疲软态势,预计短则2~3年,长则5~6年。

    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全球矿业已表现出“四期叠加”的特征:一是矿业复苏的酝酿期。业内人士普通看好中长期的能源资源需求,正在积极寻找机会,迎接下一轮繁荣的到来。二是矿业技术创新的孕育期。矿业企业加大了勘查技术、智能矿山及高效采矿技术研发,创新有望成为企业发展的新引擎。三是矿业政策调整的博弈期。许多资源型国家正在修改政策措施,降低准入门槛以吸引投资。四是能源资源治理结构的改革期。全球能源资源治理构架形成于40年前,已无法适应当今的格局调整,改革已成为国际共识。

    以上这些,都为我国矿业转危为机提供了诸多可能。

    而从国内经济形势来看,当前我国经济已进入“三期叠加”的重要阶段,正在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2012年以来,我国GDP增速一直在7.5%左右波动。2015年上半年已降为7%以下,下半年估计在6.5%左右,已经远远低于2008年~2012年年均增长9.3%的水平。

    从某种意义上说,矿产品的消耗量是实体经济发展的“晴雨表”。目前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市场需求较弱,增长动力不足。数据显示,我国规模以上工业生产增速已由过去十多年的年均13.4%放缓至11%左右,制造业投资增长已由过去的30%左右下降到15%左右,资金向实体经济传导不畅问题突出。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我国大宗矿产品的需求,致使矿产品供给过剩,矿产品价格持续下跌。

    除了全球宏观经济形势与国内经济形势的影响外,国内矿业产业结构调整,某些企业低价进口矿产品,基建投资压缩导致下游钢铁、电力、建材等需求下降,也是矿业形势整体不振的直接原因。

    但也要看到,尽管我国经济中仍面临工业去产能化、房地产去泡沫化、金融去杠杆化等诸多下行压力,但由于中央在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之后,采取了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防止经济进一步下滑的行之有效的措施,有些直接利好矿业发展。虽然改革红利释放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且这不足以形成能完全替代过去增长的动能,但是,这些好的迹象对于提振与恢复矿业行业的信心却不可小觑。

   

   

  

来源: 中国矿业报

Copyright 2011  澳门贵宾会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备案号:鲁ICP备11006592号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东岳大街766号  邮编:271000  电话:0538-8573708  传真:0538-8573757

技术支持:泰安市金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